小偷看起来只造成了社会财富的转移,并未造成社会财富的减少,但是增加了社会做锁的成本。如同批判小偷一样,谣言至少增加了人们辟谣的成本。

谣言和真相都是真实世界内生的,作为一种信息,它们属性相同,一直都在那里。真相想要战胜谣言,需要个体同时接触到谣言和真相,并有能力识别。

从个体看,在社会网络中,谣言和真相并不成对传播,而是独立传播。互联网时代里,信息传播的成本虽然大大降低,并非没有成本,个体节点不能保证同时接收到谣言和真相。

从整体看,谣言和真相都在社会网络中动态博弈。糟糕的是真相只有一个,而谣言可以存在多个,或者说不符合事实的解释模型可以存在多个。

谣言会影响个体对商品价值的判断,在主观价值论的框架下尤其明显,表现为商品价格短期可能极大受到谣言的影响波动,长期回归谣言与真相比例稳定的价格。大部分个体出于损失厌恶,会警惕谣言造成的价格过高,因此增加了社会识别谣言的成本,辟谣成本居高不下。

标签: none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