讲两个与我自己有关的“瞎眼”故事

一、打车APP

多年以前,从杭州来京办事的朋友润宇,提到自己公司在孵化一个打车APP,问我们怎么看,我当时的回答是这样:

1、从北京来看,高峰期打不着车,是因为的哥们都在各种偏僻的地方停着躲开拥堵不赚钱的时段,他们在挑活,而不是找活,供给不足,调度也就没有价值
2、做打车APP的项目很多,让的哥们安装难度太高,没有行政手段可能没戏

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,资本开启的补贴大战,打车软件不只在做出租车调度,而是在做出行市场,供给一侧有海量的私家车进入补充。对了,那个杭州的打车APP叫做快的打车。

二、互联网电视

还是多年以前,我去小米面试,面试官是王川。王川问到怎么看小米电视(刚出第一代产品),我当时的回答是这样:

1、小米电视是硬件产品,用户的更新率低,一二线城市的年轻用户会倾向于购买更大品牌的,比如设计口碑更佳的索尼
2、电视是满足内容消费的,版权是竞争的关键,小米没有内容。硬件和内容都不占优,竞争力不强

王川讲解了他对小米电视的理解,回应了我的回答,获益匪浅,有一个说法印象比较深刻,“内容的问题,我花10亿能不能解决?”。面试结束时还问我,工资和期权会多要哪部分?我的回答是工资(实际上只是觉得周六要上班这一点接受不了),面试结果可想而知。

后来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,小米的产品以一个生态的方式覆盖了生活的方方面面,专注在单个产品上,容易盲人摸象,看不懂更大的商业。

类似的故事还可以讲出来好多个,作为产品经理能经历变化万千的互联网世界非常幸运,而这两个故事我想说的是,互联网产品的竞争,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APP或一个硬件那么简单,背后的商业模式更值得去理解,我们每天在迭代的“产品”,是业务的载体,是产品的一部分。在遇到突然火起来的服务时,还是想想:

1、那些久经沙场的高手和饥渴的资本,不会投入一个不能盈利的领域的。新生事物困难多,否定太容易。承认自我认知的狭隘性,是接近真相的第一步
2、商业模式如何才可以逻辑自洽?如果找不到商业模式,说明超出了自己的知识框架,需要高人指点

如今做了好几年金融相关的产品,接触到了远比过去复杂的新零售业务,学会了从更丰富的角度看待商业和商业的阶段性策略,越发觉得知识结构对商业理解的重要性,也越发敬畏言简意赅的基本原则,技术、资本、政策、时势都深刻改变着产品,过去的自己,不是“眼瞎”,而是读书太少。

由来

不久之前,跟一位在传统领域多年的老兄,聊到了传统零售商入场开展互联网金融业务的话题,有了一点自己的思考,记录下来。

优势

这位老兄有非常难得的渠道资源:数以千计的门店、以万计的一线员工、数千万的注册会员以及长期积累下来的品牌。

  • 门店的积累。选址多在人流集中的商业区,线下获客成本比较稳定。这类门店可以列为稀缺资源,新供给比较难。门店也提供了成熟的消费场景。
  • 销售员工多且具备一定销售技能。虽然从细分领域起家,但是也尝试过跨界,还有不错的成绩。
  • 注册用户积累时间长。很早就意识到了会员制的好处,虽然注册提供的基本信息较少,但是从售后服务中,获得了更多的消费信息。
  • 品牌。作为一家年头较长的上市公司,客户信息度高。

误区

有几个误区在闲聊中被反复提起,并不是只有互联网从业人员才会注意到

  • 迷信大数据。很多传统领域从业者,被各种大数据概念绕进去了,认为大数据可以替代传统的风控手段,在业务启动时,基于经验规则的方式,有效性远高于所谓大数据风控。长期来看,积累能够支持大数据风控的数据,以及建立能消化海量数据的技术和风控团队,都需要极高资金投入和时间成本的,是大玩家的战场。
  • 信息错位。互联网金融领域所需要的客户信息,如信用、收入、工作等,通常不是传统渠道会员信息覆盖的(虽然复购率不低,售后信息完整)。注册会员数量虽大,金融信息密度依然非常小,需要外部数据补充。
  • 控制感过强。传统领域从业人员对业务全流程的控制感非常强,希望没有盲点,容易出现用“信任”取代“专业”的情况,跨界人才稀缺和金融(尤其是风控)专业性较高,让识别人才变得非常困难。在计划开展业务时,与不同背景的人和团队多接触,才可能降低这种风险。

建议

对于这种想利用自身优势,入场互联网金融的传统渠道,有下面几点建议

  • 流量换能力。前面也说过建立自己的金融团队有较高的资金和时间成本,为了更快开始尝试业务,可以同时接入多家金融服务提供商,尝试多种金融业务,通过流量合作来换取合作方的金融变现能力,建立金融业务认知。必要的时候,可以通过投资和收购来获取这些能力。
  • 小样本测试。从自己的存量客户中,取出少量,交给不同的金融团队或者方案提供商来验证客户质量,也可以评估出来客户信息的缺失比率以及风控成本,结合获客成本(并不建议将边际成本视为零,而是用原有商业模式下的成本)估算投资回报率。同时可以评估合作方的技术实力和专业程度。
  • 强渠道。优先引入高成长的合伙方而不是成熟强势的合作方,保持渠道的强话语权,在商业场景和业务流设计上,强化线下门店在获客和风控上的作用,用自身品牌覆盖合作方品牌,避免客户被合作方掏空。
  • 资本合作。获得投资和投资都可以建立起共赢的关系,加快业务进度,时间成本是最大的成本。
  • 建立防火墙。通过比较复杂的公司结构和业务结构,在本品牌和合作方业务之间,建立起防火墙,减少新业务对原有品牌的冲击。

新空间

线下渠道有店面优势,在金融和新零售的场景下,可以成为这些业务的“新空间”,变成一种平台化共享资源,减少消费金融和新零售新兴企业重复建设门店的投资,让新业务发生在“旧门店”里,旧瓶装新酒。

使用权和所有权的关系

先定义出行,是指将人从出发地送达目的地。满足用户需求的关键是车辆的使用权,用户也是在为占用使用权付费。

打车,付出打车费,司机和出租车会将我们送达目的地;租车,付出租车费,自驾旅游,我们自己和被租车辆会将我们送达目的地;公交车、地铁、高铁甚至是共享单车,都是如此。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不同于自己买车的逻辑:

车辆的使用权和所有权是可以分离,不属于同一个人的

在过去的常识里,使用权和所有权分离常常伴随着一个“集中”,那就是车辆的所有权,比如出租车公司、类似安飞士租车和神州租车这样的租车公司,大量车辆的所有权是属于一个集中的组织的。共享经济展示给市场另一种可能性,车辆的所有权也可以呈现出“分离”的状态,比如PP租车和滴滴打车。

我们用一个四象限图在总结市场上的各种出行领域企业:

innovation-of-travel-market.png

使用权和所有权的关系,可以转化为“虚拟车”和“实体车”的关系。使用权是车辆的功能性部分,是满足用户需求的关键;所有权是车辆的实体部分,使用权附着在所有权上;使用权的转移容易实现,因此非常容易碎片化,这是出租车和共享出现的基础逻辑;所有权受到登记制度的限制,转移的成本比较高,不容易碎片化,是比较容易控制的资产,因此,传统汽车金融都是以车辆所有权为基础的。

出行领域的模式创新,本质上都是打碎和重组使用权的模式。人人都需要一辆“车”,但是需要的是“虚拟车”,这辆“虚拟车”实际上可以由不同粒度和不同车辆的碎片化使用权重组而成。

出行领域的金融创新,着眼点则是使用权和所有权的分离,将车辆从消费品变成可增值资产。车辆作为实体的财产,在使用中不断贬值,但是使用权却可以不断变现,当车辆使用时间可以被切割时,车辆闲置时间就可以减少且变现,使得车辆残值加上使用权变现总价值高于过去。用金融做杠杆,撬动更多使用权与所有权分离的车,进入出行的市场供求关系中。

供求关系

回到出行的定义,满足用户出行需求的必要条件有:车辆使用权、司机、道路使用权,这是出行的供给侧;用户到达目的地的诉求,是出行的需求侧。供求关系可以用来解释很多企业的跨界投入。

  • 滴滴投资人人车,获得一个相对稳定的二手车渠道,带来了两个好处

    • 大量二手车可以进入滴滴的出行供求关系,在供给侧提供了更多的低价车辆使用权
    • 存量的滴滴车主得到了销售二手车,更换为品质更好车辆的机会,有利于提供体验更好的车辆使用权
  • 大搜车推出弹个车,自建了一个新车销售渠道,以融资租赁的方式销售新车,同时也是可控的二手车车源,加大了低价车源供给

从供求关系上去理解出行领域创新有三个思考角度:

  • 如何增加供给和需求

    • 顺风车就是挖掘碎片化的车辆使用权,投入了供求关系,降低使用费用门槛,激发了更多的需求
    • 共享单车则是挖掘了碎片化的车辆使用需求
    • Uber在快递或者送餐服务,本质上也是增加了对车辆使用权的需求
  • 如何提高供给与需求的匹配效率

    • 滴滴的车站就是将原本散乱的上下车点聚合起来,使供求撮合效率提高
  • 如何革新车辆使用权的获取方式

    • 用户原本是通过支付一定费用来获取使用权,我们可以设计一种会员制的用户模型,会员投入一辆车或者一笔资金,用车辆资产的使用权收益或者资金的孳息还交换其他车辆的使用权

背景

美团从擅长的大规模补贴切入,与滴滴在出行市场上的竞争已经开始。滴滴方面也有消息称发100亿规模的ABS,获取资金用于购买车辆。

看法

在关键的大城市市场,出行之争实际上是考验的是运力供给能力,尤其是对后来者美团而言更是重要。补贴和购买车辆都是控制运力供给的方式,这是大资本投入的玩法,美团和滴滴都是这种玩法的高手。

从这几年的产品策略来看,运力挖掘已经从出租车、专车这类职业运力向快车、顺风车、拼车这样的非职业运力转变。受限于大城市的汽车数量控制政策,存量运力的开发成本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高,新能源车成为增量运力的富矿。

用大资本撬动新能源车,会面对两个天然的困境,本质上都是社会资源不足造成的:

  1. 停车困难
  2. 充电困难

差异化竞争方案

新建立体式可充电智能停车场,可以有效解决上面的两个困境,为出行领域竞争提供差异化竞争方案。

方案优势如下:

  • 属于基础设施投资,增加了社会资源,老旧小区需求强烈
  • 立体停车场是设备,不涉及拿地审批,流程快
  • 停车位和充电桩是未来一定阶段里的稀缺资源,可以形成护城河,即使走到了全面无人驾驶阶段

方案缺点如下:

  • 投资成本高,回报周期长,需要建立维护团队
  • 城市可建设立体停车场的场地分散,谈判难度大

解法:

  • 金融介入,为设备提供融资租赁服务,同时变成理财产品投放到市场
  • 大公司在地推能力上的优势
  • 行政力量的适时介入,需要大公司的游说

设想未来场景,手机APP可以支持用车,还支持查看各停车场空车位;当电动车进入停车位时,开始充电,甚至是一些检测,停车场就变成了另一个人流枢纽和入口,提供了一体化的出行服务。

算力是否可以被视为一种大宗商品

引用一下百度百科的定义

在金融投资市场,大宗商品指同质化、可交易、被广泛作为工业基础原材料的商品,如原油、有色金属、钢铁、农产品、铁矿石、煤炭等。
包括3个类别,即能源商品、基础原材料和农副产品。

以用大宗商品的几个特点来对照算力:

传统大宗商品算力
需求量大现代信息工业的基石之一
原产地受能源供给限制,算力的分布集中
原材料现代信息工业的基石之一
国家统一限价能源价格受到国家监管
影响国计民生超算甚至是国家实力的象征之一

影响算力价格的因素

价格受到成本和需求的影响

  • 成本因素

    • 能源价格,在根源上,算力也可以视作能源大宗商品的一个衍生品,正因为如此,能源的区域性和时间性价格差异,使得算力交易存在套利空间,形成期货市场。
    • 设备价格(算法视为加工工艺,不算在内),科技的进步会带来设备效率的提升,出现剧烈影响算力价格的情况。因为存在期货市场,研发新型设备和新型算法有了更强的经济动力。
  • 需求因素

    • 现代工业对计算能力的需求,在很长的时期里,都会保持高速增长。
    • 算力的无差别性,使得不需要对算力进行分级(需要分类,一些特殊计算机执行特殊算法有极高的效率,但并非通用算力),在全球市场的流通不存在障碍。

比特币成为算力交易的等价物

比特币(或者设计其他区块链服务)的获得,消耗了一定数量的算力,且获得难度递增,总量受限,与黄金有相似之处。无差别的人类劳动获取黄金,类比无差别的算力获取比特币。

  • 比特币总量固定,天然避免了通货膨胀
  • 计算设备的效率提升,带来了算力成本下降,单位货币等价的算力上升,抵御因为货币供给稀缺造成的价格畸形
  • 现代工业对算力的需求膨胀,可以在算力提升的情况下,保持对流通货币量的稳定需求
  • 比特币交易所的存在,提供了算力变现的一种日常通道

算力期货市场的存在,有利于清洁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和全球分配,全球市场会呈现出算力生产方和需求方都分布广泛,相对集中的态势。

脑洞

在未来,比特币这样的产品,会不会成为人工智能个体之间的货币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