爬,爬,爬,不知爬了多久,长长的足迹,已无暇回望,前路更漫漫。当露水滋润我疲惫的身体,我看见曙光又现,平静的心开始狂跃,我知道,距深爱的你,只剩千年。

标签: 诗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