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签 广场舞 下的文章

“广场舞是名利场,是销金窟。”

01.广场的群像

赵大妈晚饭后的时间,早就固定给了广场舞。作为电子厂家属小区广场舞的领队,她拖着音箱,匆匆赶到滨江广场,马上就要去杭州参加全国区域的比赛,还有几个老姐妹,尤其是钱大妈,动作不熟练,需要她单独辅导。

“杨老师上周更新了两个广场舞视频,你学会了吗?教教我们呗”,钱大妈怯生生问赵大妈,赵大妈严肃回答:“还在学呢,还是先练动作和队形吧。这次比赛杨老师是评委,咱们要拿个好名次。”

练了一会儿,舞蹈队人都到齐了,赵大妈调大麦克风音量:“姐妹们,重要的事情微信群都说了,再重复一下,第一,今天还会让小孙拍摄视频,发到微信群;第二,明天早一点来领取比赛服装;第三,中山路富民超市的鸡蛋优惠券,一个人领一张,可以换一袋鸡蛋,12个,休息时候找老李登记。”

李大妈听到话,望向放包处,自己的包挺显眼的,优惠券就在里面,临出来之前还特意检查过。作为微信群的管理员之一,李大妈协助赵大妈管理微信群,跟各类商家的地推人员打交道,那些小年轻对她又爱又恨,爱的是李大妈熟悉手机应用使用,不用手把手教,微信群人数又特别多,组织能力强,每次活动都有条不紊;恨的是比较精明,几次金融理财类的推广都被薅了羊毛。

好几个其他舞蹈队的音乐响起来了,并没有影响到摄像孙小宝,毕竟是熟手,如果不是价格好,他还真不想拒了酒局来拍摄,试了几个机位,差点撞倒自己带来的广告易拉宝。拍好的视频,一部分直接发到舞蹈队的微信群,剪辑好的,还要整理成报名视频,发给广场舞赛事组委会,传到指定的广场舞视频网站宣传,比跟着大妈们旅游比赛跟拍麻烦多了。

当晚,千里之外的北京,网站编辑周小溪如约收到了孙小宝发过来的视频,简单处理之后上传到了广场舞网站,然后在工作微信群里通报:“最后一支队伍的报名展示视频收到上传了,可以联系杨老师逐个点评一下了,数量太多的话,看看是不是也可以让杨老师的弟子们代劳。”

02.偶像、金字塔与社区经济

广场舞是城乡特殊的存在,有一个稳定的金字塔结构,顶层并不是广场舞产品的公司,而是负责生产广场舞教学内容的“名师”,一个顶级广场舞名师,会有很多个弟子,他们是优质教学内容的生产者,号召力绝不逊色流量小鲜肉,大妈们追星迸发出来的活力,让很多广场舞比赛现场失控。

内容生产者是极少的,直接影响广场舞人群的,是像赵大妈一样的领队,她们负责协调本地舞蹈队,教授舞蹈动作,组织参加比赛或演出,甚至是出国旅游,很多大妈大爷,从成为领队这个事情上,又仿佛找到了人生的价值。

再往下,就是各式各样的大妈大爷们,他们来自各行各业,藏龙卧虎,但是在广场上,都是一起舞蹈的队友,这个以亿计的人群的消费能力,被各类商家所垂涎。

广场舞人群呈现出明显的区域性,场地辐射的范围,决定了聚集人群的多少,所以这接近“社区”的定义,而不是“社群”。在二三线城市,城市广场较新较大,经常可以看到千人规模的集体舞蹈;在缺少大型空地的一线城市中心区,几十人规模的小团队,经常出没在商场前的空地上。队伍与队伍之间,拉人头拼设备抢地盘是常事。

围绕着广场舞人群,已经有很多商业形态,常见的有社区电商、拼购、养生、金融理财、旅游等,良莠不齐。

03.广场舞产品

当前的广场舞产品,叫做“广场舞内容产品”更贴切一些,普遍是用广场舞视频切入,讲一个“银发人群生活方式”的故事,有的甚至拿到了以亿美元计的融资。

作为内容型产品,不可避免要回答这样几个问题:

1、内容的生命周期

教学内容:生命周期长,可反复消费,尤其是名师内容,强版权控制。
赛事内容:生命周期短,仅在比赛后很短的时间内有消费,后续价值不大。
个人内容:受众有限,保存价值不大,且消费场景多存在微信这样的成熟社交平台。

2、内容的ROI

教学内容和赛事内容,制作难度大,保存成本高,需要精良的多分辨率版本,提供给不同网络环境和播放设备。这两种内容的消费场景是不同的,教学内容反复播放,可以独自在家学习,也可以三五成群观看;而赛事内容,实际上除了赛事存档,作为品牌沉淀外,只会有很少的内容被分享到社交圈,被广泛观看。从ROI看,教学内容更好,值得更多投资。

个人内容,手机设备提供了非常好的制作工作,重心放在这上面,直接收益不高,当前的产品,也都是走了“特效滤镜+传播”的工具路线。

所以总结一下:

内容ROI = (消费人群数量消费频次单次播放收益)/(制作成本+保存成本)

3、内容变现

3.1、从教学内容的角度看,付费购买视频和付费点评,是主要的变现模式,也可以是视频免费+点评收费的模式。内容平台需要控制好版权和头部名师,跟直播平台一样,头部IP的争夺会非常激烈,参考偶像经济理解。

为了扩展内容付费收入,可以从视频点评和赛事指导两个角度切入:

  • 3.1.1、将广场舞蹈视频中的基本动作切割为粒度更细的基本功指导,用较有名气的老师点评整段视频,提出修改点,用名气普通的老师(理解为助教),去跟踪和指导基本动作。提高名师的时间效率,也降低对名师的档期依赖。
  • 3.1.2、赛事指导是指对群体的选曲、编舞、队形、服装等多方面进行指导,依赖赛事周期。

3.2、从赛事内容的角度看,收益来自运营收入,如报名费、交通费、住宿费等,实际操作中,往往以“粉丝见面+比赛+旅游+购物”的整体方案出现,配合政府民生工程和传统媒体报道效果更明显。

3.3、从个人内容的角度看,与快手抖音并无区别,流量即收入。人从社交关系中获得认同这个需求,不因年纪等因素改变。

04.生于线下,落于线下

广场舞是社交场景,“老师”在这里获得膜拜和巨大利益;“领队”在这里享受“我比你们强”的关系阶层差;“大妈”们在这里完成社交互动,收获关注和“生活挺健康”的感觉。人性在这个场景之下,人与人的关系之中伸展和变化。

正是因为广场舞中的关键关系都发生在线下场景中,所以线上产品并不能形成有效的闭环,线上产品的首要作用是维护线下已有关系,然后才考虑其他。在广场舞产品设计的优劣判断上,是否维护和强化人群的关系,让用户感觉“我很好”,是一个好标准。

举个听来的案例,有一个大妈,退休前是个局领导,退休后气场塌了下来,大概是因为失去了生活的意义,后来做了广场舞领队,整个人迅速恢复,乐趣十足,这就是用户价值。

关于用户运营,真的可以学学搞养生产业的,用鸡蛋这类“硬通货”维护着大量的微信关系和群,与客户群亲如一家,甚至有意外收获。简言之就是强地推,抓领队,勤互动。

还是一个听来的案例,举行线下赛事有比较复杂的审批流程,涉及很多主管部门,某个领队大爷是退休领导,主动帮忙协调,一路绿灯。

对低龄人群的关注高于对银发人群的,是不合理的。虽然说把握住年轻人,就把握住了未来,但年轻人更容易从你的产品生态中流失;而有广场舞爱好的人群,整体年龄偏大,价值观和生活方式相对稳定,不易流失,且有稳定收入和闲暇时间,整体算来,商业价值可能更高。

这个领域还没有垄断玩家出现,假设巨头进入,从气质上看,快手比抖音更合适,更强调“记录”,这个人群才是视频赛道的第二增长曲线的主战场。

广场舞赛事和考级都是运营比较成熟的线下方案,赛事的意义,除品牌外,还有助于打破人群的区域隔离,形成更大范围内的影响;而考级(并没有国家承认),则是培育和控制KOL的关键手段。

总之,视频抓手,地面运营,生活变现。

05.生活在继续

九月底的北京午后,依然保持着三十几度的高温,某个小区的树荫下,大妈们三三两两,交流着舞步。音乐声音不大,不会影响到附近写字楼里的周小溪,周小溪抬起头,舒缓了一下肩膀,正在想租住的住处附近,开了一家尊巴场馆,什么时候去体验一下,而她不知道的是,她住处那一整个单元的房东,正是广场舞名师杨老师。

人没有什么不同,都希望被“看见”,希望“我感觉自己很好”,希望找到“我们”,只不过“我”跳广场舞,“你”在跳尊巴,“他”,在二次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