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签 诗歌 下的文章

爱是手中一捧沙,我握紧,它从指间轻轻滑落,仿佛了无痕迹。我放手,却留下了一粒,叫回忆,当时间的风吹起,沙吹进了眼里,痛到流泪,却不舍忘记!

一团柳絮,它生活平静,火红的絮丝,纯白的心,然而命中注定,让春光和煦,蕴涵着灼人热劲。也许红絮不该飘飞的,也女孩不该经过树下的,但柳絮坠入了爱情。风,会吹开万紫千红,风,会吹来早莺新燕,多美好啊!却惟独戏弄了一团痴絮。自由吗?不知道,飘飞在风中,却飞不近心中的女孩,怨吗?不知道,絮裹着的心里,看不见恨意,心疼吗?不知道,生长的喧闹里,听不到呻吟,又落地,又卷起,盲目飞行,哪里找寻?白了头,红了心。夜又静了,谁又在唱:三月絮如雪,漫天飞素白。谁知彼所在,话与孤魂听。愿借东风力,青云问天意。芳踪觅不见,再见隔年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