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言

在我们逛天猫的时候,经常会碰到有的网店店主在直播,可以拿到直播优惠,已成为一种时尚,但不是所有的网店都能投入足够的时间和资源来做直播,可以利用带货主播的闲置时间来提高网店流量的转化率。

商业逻辑冲突

这里存在不少商业逻辑上的冲突,需要通过机制设计来解决:

1、带货主播靠自身运营获得流量,转化为商品购买,都是直接跟供应链合作,才可以获得最大收益,为什么要跟网店合作呢?

2、商超雇佣促销员,在客流集中的地方拉客转化,这是从主干向分支引流的思路;网店雇佣主播的思路不是这样的,用户已经进入了页面,不存在引流,而是自有流量的强运营。

答案有两个关键词:增量、长尾

带货主播的能力虽然参差不齐,但这种分布不均远低于主播的销售量分布不均,一方面,头部主播非常突出,长尾主播喂不饱,需要开拓流量来源;另一方面,网店直接流量受到了直播带货的冲击,也需要保护自身流量,通过利用长尾主播来提高转化,不失为一种手段。

内容影响用户的能力

直播带货,不去探究形式是否是促销员的线上化,而是关注“直播”是否可以定义为“消费”的一部分,即是消费体验的一部分。从这个角度上看,将带货主播当作是渠道的一种,是不完整的理解,主播还是内容影响用户能力的一种体现。

通过文本、声音、动作、形象、场景的综合内容来影响受众的另一个有趣的例子是脱口秀。增强内容影响力的方式也可以从这几个角度来看。

回到网店雇佣主播,就存在另外一种可能性,即是通过技术手段来增强甚至是部分替代主播,形成网店主更可控的内容影响力。

强化过的内容影响力,还可以成为通用型方案输出给其他内容消费场景中。

成熟技术的集成

梳理 AI 技术在内容上的应用,可以形成下面的一个结构图:

云吆喝

简单说,就是用 AI 帮助提升文本质量,用声音技术增加适用场景,用人工资源补足技术方案不够成熟的部分,也提升最后交付内容的质量。

结构图中涉及到的技术能力,包括 AI 辅助写作、声音合成、虚拟形象等,在市场中都有相对成熟方案,差异化竞争力也会在人力资源部分的运营中产生。

标签: none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