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年8月

“这是一个故事,听听就好,不要对号入座。”

01.天啊,真红了

从前,有一个游戏主播,男的,叫做“向洪歌”,特别想红,每天卖力直播,自学各种技术,粉丝数迟迟没有什么进展,很愁苦。一天,他在直播里透露自己想红的心声,一个叫做“钱恒铎”的粉丝联系了他,说可以资助他 20 万,用来购买直播设备和推广渠道,以及参加一些付费培训,条件是从此之后,向洪歌的直播收入,30% 属于钱恒铎。

向洪歌跟钱恒铎签署了一个协议,开始这个方案,很快在众多主播中脱颖而出,成为直播平台“抖羊”上的一线红人,虽然 30% 的收入归了钱恒铎,但依然是一笔划算的买卖。

钱恒铎有很多土豪朋友,也想分一杯羹,纷纷出价购买钱恒铎的份额,于是,钱恒铎将 30% 的收入分配权,分拆成 30 份,每份报价 10 万,卖出去 10 份,保留了 20 份。这样,依然继续从享受 20% 的收入分成,还折现了 100 万。

随着向洪歌越来越红,钱恒铎又拿出 10 份,继续分拆成 10000 份,每份报价 500 块,卖给了 10000 个粉丝,赚了 500 万,土豪朋友们也开始出让股份,于是这些股份被炒来炒去,价格越来越高。

这就是天使投资,到上市,拿分红,再二级市场出让股份获利的故事。

02.这是个生意

钱恒铎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生意,投资挖掘了很多新人,准备重复,虽然新人们很有实力,但是毕竟还不红,普通粉丝不愿意投资。土豪朋友们认为钱恒铎还是可以让新人走红的,在小范围内先购买这些新人的未来收入权,其中一些新人走红之后,再分拆股份出售给普通粉丝。

越来越多的直播平台加入游戏,钱恒铎建立了一个交易所,叫做“主播未来交易所”,让新人主播可以被土豪朋友们投资,让成名主播可以被普通粉丝投资,这样主播的身价越来越高,粉丝除了支持主播,还能从主播的收入了分红,皆大欢喜。

这就是从新人从拿到天使投资,到新三板上市,再转入主板上市的故事。

03.出事了

由于向洪歌使用了没有经过授权的背景音乐,被告上法庭,要求赔偿,粉丝纷纷脱粉,低价转让手里持有的股份,向洪歌身价一落千丈。这让向洪歌非常郁闷,有一天在直播中爆粗口辱骂其他主播,被“抖羊”平台封禁,从此拿不到任何直播收入,持有股份的粉丝血本无归,只好找到直播平台,把平台还未支付给主播的收入一分了之。

一些心术不正主播发现了漏洞,利用“主播未来交易所”筹集自己私吞,不去推广自己也不培训,直接跑路了。还有的主播造假刷收入,抬高股价,高位出售股份。这些都给投资者造成了巨大损失。

这就是上市企业运营风险,股价下跌,最后破产清算以及非法集资的故事。

04.得想个办法

钱恒铎觉得很痛心,“主播未来交易所”应该是一个推动主播事业发展的地方,结果变得乌烟瘴气。他联合了多个主播平台,推出了一系列措施,如建立多平台联合黑名单,增加主播收入支付的周期,要求主播上传参加培训的发票,以及多平台公布上市主播收入数据等。

直播行业欣欣向荣,出现了更多新人主播和新兴平台,出现了一个特殊的行业,专门根据平台数据评估主播潜力,给主播定价,并承诺在交易所上市。

这就是混乱之后增加监管,以及券商出现的故事。

05.哦,成熟的红海

“主播未来交易所”赚了很多钱,各平台觉得不能让它垄断,于是纷纷创建自己的交易所,又经过资本投入和激烈竞争,最后在直播大市场出现了少数几个优质交易所,主播股票成为一个稳定成熟的投资产品,甚至还出现了主播保险、主播期货、主播债券市场。

粉丝们除了送礼物,还可以拥有主播,有了当股东的快乐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