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月

过惯了256MB内存的日子,对QQ这种极度消耗内存的软件总是避之唯恐不及,但是我们毕竟生活在这样一个环境里,不用QQ的话就是会有一些麻烦,好在还有一个TM,于是长期以来,都是在TM和QQ之间切换,自从有了TM2008,以及可怜的珊瑚虫挂掉之后,QQ只是在很少的情况下使用。

这天,TM上面有个一对话框,提示我可以参与QQ2009预览版测试,腾讯在版本管理上真是一个超级神奇的公司,QQ2008我还没有见过,2007也一直在beta,居然搞出个2009,闲言少叙,点了几下鼠标,参与了个调查,就能使用QQ2009预览版了。

其实我粗心了一下,起先以为是TM2009,下载了一个英文安装包,在安装的时候并没有提示我升级TM,于是在装好之后迅速卸载了TM2008,登录之后发现系统托盘里是QQ的那只企鹅,这才注意到其实是QQ2009预览版,无论是从界面、功能还是软件文件的结构什么的,都跟TM2008及其相似,看起来都是传说中的蜂鸟系。

说正经事,没有邀请,怎么才能使用QQ2009呢?方法如下:
1、腾讯在发布QQ2009预览版的时候,也发布了TM2008 Preview4,也就是TM2008的第四个预览版本,我们需要下载并安装TM2008 Preview4和QQ2009 Preview。
2、打开TM2008安装目录,找到BIN 目录下的VI.DAT和TM.EXE, 复制到QQ2009安装目录的BIN目录下,再用TM.EXE登录即可,不过登录窗口不同,你也可以直接把TM.EX 命名成QQ.EXE。

这样,就能在没有邀请的情况下使用QQ2009预览版了,功能基本都是一样的,只是在情景模式的部分有少许不完整。

QQ2009免邀请版及下载:

http://www.luweiqing.com/article/254/QQ2009-no-invite

“上次我上网查资料,突然弹出来一个网页,很黄很暴力,我赶紧把它给关了。”

就是这句话,造就了08年初最强大的恶搞,以恶搞闻名的猫扑迅速将视频截图放在显著位置,有好事者发帖号召人肉搜索,“很黄、很暴力”迅速传播,被戏称为“2008年首句流行语”。

强大的网络告诉我,这是13岁的北京小学生张殊凡,在去年12月27日19时新闻联播一则关于净化网络视听的新闻里接受采访时说的话。各种恶搞的图片都被PS出来,有兔斯基版、推倒loli版、面瘫版、皮卡丘版等等(无意传播这些图片,就不发出来了,有想看的自己搜索),还有所谓诗词:

水调歌头-拜凡殿

才去华南虎,
又来张殊凡。
众猫扼腕叹息,
无语泪难干。
无愧五星红旗,
绝对少先队员,
无私求奉献。
一语震惊中外,
过年还没完。
张老斌,古月紫薇,程雨涵。
谁能笑傲江湖,
唯我张殊凡。
不提三好学生,
莫道优秀班干,
最爱镜头前。
神女如无恙,何时再出山。
平生不识张殊凡,再黄再暴也枉然!

百度贴吧这样的社区也出现了张殊凡吧、很黄很暴力吧,热力不减。网友中也出现了维护和质疑两种不同的态度。

透过这些喧嚣,有很多东西值得思考:

一、低质量的新闻。不管是央视还是地方台,一再出现各种制作粗糙的新闻,闹出一些诸如“纸包子”、“网络红人传销死亡”这样的事件,更多的是滥用和错用成语,每次听到CCTV5体育新闻主播一遍又一遍的错用“空穴来风”,我都有要吐血的感觉。在信息爆炸的时代,新闻从业者也面临着巨大的工作压力,往往只能注重量,而抛弃了质,这是职业素养的问题。在外语翻译中,讲求“信、达、雅”,做媒体也应该这样,造新闻实在是要不得。如果媒体的公正性被民众质疑,那么媒体作为群众喉舌的作用将无从谈起,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里,有很多记者都迷失了。

二、流量大于一切的网站。这也是老话题了,炒作是网站生存的必要手段之一,这几年的网络红人,哪个不是有幕后推手的?有人戏称“每一个大流量网站的后面,都有一个赤裸的女人。”,其实就是这样,看看奇虎和大旗的广告,无所不用其极,那绝对不是一个赤裸的女人,是一群又一群赤裸的女人,还有一群有一群变态的男人,真的是很黄,很暴力。

三、娱乐至上的网民。本着一种娱乐了再说的精神,哪有时间考虑更多的后果。网民表达的欲望和反抗无良媒体的斗志,在恶搞中变了味儿,这个小女孩就成为了牺牲品。

四、撒谎 or 谁在撒谎?是个问题。

最后,给出多国语言版的“很黄,很暴力”

中文版:很黄很暴力
英文版(西方应该是blue):Very blue and very violent
日本版:とても黄色ですとても暴力
荷兰版:Zeer geel en zeer hevig
葡萄牙版:Muito amarelo e muito violento
俄语版:Очень синий и очень насилия
法语版:Très bleu et très violent
希腊版:Πολυ μπλε και πολυ βιαιη
德语版:Sehr blau und sehr gewalttätige
意大利:Molto blue molto violento
西班牙:Muy azuly muy violentos
韩文版:아주 노란색과 매우 폭력적인
阿拉伯(从右往左读):الازرق جدا وعنيفة جدا

2008年到了,心里有好多事情。在这个胡乱忙碌的时代里,猛然间发现又要到本命年了,仿佛一下就从十几岁跳到了二十几岁,依旧吃得饱、睡得香,依旧不想长大......

生活里总有一些异样的东西,有一些一想就开心的事情,也有一些一想就心疼的事情,2008年元旦的凌晨,我在寒冷的北京街头,哆哆嗦嗦,等一辆可以回家的taxi,大冬天的,喝啤酒果然很是凉爽......

2007的后半年,多体会到了一些寂寞的味道,我不是一个靠麻醉自己去躲避寂寞的人,有时候,寂寞可以让人想到很多美好的事情,2008年,不想再把寂寞放在心里了,更多表达一下自己......

2008年,北京要开奥运会了,我没打算去看什么比赛,在北京这几年,我没去过故宫,没去过颐和园、没去过居庸关......

2008年,挺重要的......

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 谓我何求......

附上《诗经》中的一篇:
国风 王风 黍离

彼黍离离,彼稷之苗。行迈靡靡,中心摇摇。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
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
彼黍离离,彼稷之穗。行迈靡靡,中心如醉。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
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
彼黍离离,彼稷之实。行迈靡靡,中心如噎。知我者,谓我心忧;不知我者,
谓我何求。悠悠苍天,此何人哉?